吉祥坊国际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

2021-01-17 16:11:00
dcadmin
原创
49

坊子世世代代的先民生活在这块富饶的土地上,创造了灿烂的古代文明。区内有杞国故城遗址、乐都城址、桑犊城址等众多古文化遗存,姜尚、项羽、郑板桥、刘墉等历史名人均在此遗留了大量的史迹。  坊子区,位于潍坊市东南部,总体地形南高北低。南部为低山丘陵,北部为开阔冲击平原。虞河、凤翔河、白沙河,三河“川”字分布,勾勒出了坊子区的繁华地带。 潍河、汶河、白浪河等穿坊而过,九龙涧“天然氧吧”惊艳四邻,炭矿遗址文化园、坊茨小镇等人文资源享誉国内,优质生态资源成就了“上风上水”的坊子。  鸦片战争以后,这座安静的城市因为它独特的地理位置、富饶的物产资源,受到了世界的关注、殖民者的垂涎,从此变得不再平静。 1897年,德国入侵山东。1898年3月,德国强迫清政府签订《胶澳租界条约》,攫取了胶济铁路的修筑权和沿线里范围的矿藏开采权。  1914年8月,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,次月,日本入侵山东对德开战,德军战败投降,日本以战胜国的身份强行接管了德国在坊子的一切权益,到1945年8月投降,德日两国前后共侵占坊子时间48年。 期间,德日英美等八个国家先后在这里设领事馆、开煤矿、修铁路、辟商埠、建教堂、办公司、开医院,坊子成为胶济线上重要的一环。  坊子火车站的开通运营,带来人口流动,商业活动繁荣促进旅店、饭店等服务业发展。坊子日渐繁荣起来,人口不断增加,市街规模不断扩大,形成一马路、二马路、三马路华人生活、商业区。 走进坊子德日建筑群,仿佛走进另外一个天地,充满异国风情的欧洲建筑,一栋栋风格迥异的德日建筑,用无声的存在,见证了一个城市乃至一个民族的百年历史。  1984年胶济铁路复线改造,铁路取直,不再绕行坊子。直到1984年7月3日,最后一趟客车驶离小镇,此后的火车站只走几趟货车。  随着潍坊的飞速发展,胶济铁路线上的动车组呼啸而过。铁路线东西飞跃潍坊,潍坊城区的向南发展被阻,坊子被“孤立”了! 另外,传统产业在坊子区整个产业结构中占90%左右,且大多处于产业链、价值链的中低端,能耗和资源消耗较高。新兴产业则存在起步较晚、规模小的困境,2017年高新技术产业产值规模以上工业比重仅为16.33%。 为改善老城区居民生活条件、提升城市形象、增强发展活力,2007年坊子区全面启动了老城区改造开发。按照“总体规划、分步实施、重点突破”的原则,立足现有“五纵四横”道路主框架,以德日式建筑群的保护开发为切入点,实行成方连片开发,用3—5年时间,把老城区建设成集文化、旅游、商贸于一体的欧式风情小镇。  如今,大量老建筑开始获得新生。2010年4月,坊子完成了德日老建筑群三、四号院的修复提升工作,成功打造了坊茨美术馆、国际青年旅舍、德国别墅区等项目,再现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历史风貌。 至此,坊子时代的“潍坊精气神”盖过了德日的“洋气”,走出了一条以区开发拓空间、换动能、增优势的产城融合发展之路。 眼下,总投资8亿元,总建筑面积13万平方米的泰华城综合体项目正在坊子区如火如荼的建设中。像泰华城综合体项目一样,投资100亿元建设曲江·新鸥鹏国际文化港、投资150亿元的SDL科学实验室、国药医疗科技产业园等一批重点项目、重点工程加快建设推进。 坊子区坚持“产业集群化、项目园区化、服务平台化、发展生态化”理念,大力发展高端装备、地理信息(北斗)、智能电声等9大产业集群和测绘地理信息产业园、北斗科创园、中关村科技新城等10大园区。 近年来,作为潍坊市的老工业基地,坊子区以建设现代化产业新城的高度统筹布局,按照经营城市的理念,把棚改作为“一号工程”,创新“棚改+产业+小镇”模式,全力助推“四个城市”建设高质量发展,走出了一条以区开发拓空间、换动能、增优势的产城融合发展之路。  潍坊市委、市政府中心驻地的东移,使坊子与潍坊已紧密相连。北海路、潍县中路贯穿南北,加强了坊子的对外联系。 住宅品质向高品质和多样化发展,住房由刚性需求逐步变为改善性需求,打造碧桂园凤翔府、鲁商首府、桃李春风等高品质住宅项目,建设潍坊大唐不夜城、温德姆五星级酒店、泰华综合体等综合性高档商业综合体。  改建东外环、南外环、潍县中路等交通“大动脉”,新建改造凤翔街、北海路、正泰路、智能装备园等城区道路5条。 足球小镇规划面积2000亩,潍坊风筝小镇规划面积1000亩,九龙润生态产业小镇规划面积8000亩,凤凰生态休闲商务小镇规划面积2000亩,恒大文娱小镇规划面积1000余亩…… 寒冬里,跟着坊子人,在北海路边吃一次吉祥烧烤,感受过坊子人的生活氛围之后,就会明白:无论是风云激荡还是平淡如水,烟火与人情,才是坊子永恒的底色。
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
联系人: 吉祥坊国际